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水仙已乘鲤鱼去

关于死亡我们能做些什么------送给红荨太太的长评

@红荨 ,送给红荨太太
红荨太太你好,冒昧的打扰你,关于你的那篇ec文,我想对太太你说,谢谢。
曾经我有一段时间活的就像太太笔下的erik一样,经常进出医院,只是不是白血病主角也不是自己,只是去探病。很多人不理解erik,包括太太您笔下的那一对父母。
每一次去探病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某一部分死掉了一点,哭不出来,很多时候环顾着和亲人同一个病房里的病人看见的都是死亡,时间长了我总觉得我会慢慢的死在某个角落,因为很清楚,不可逆的,也有活下来的,只是不会是自己的亲人。
我对死亡和葬礼是非常冷漠的,葬礼上所有的人在哭,我也哭不出来,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所有全部死在了病房里,到了最后就不哭了,疼到不能哭,哭不出来了。
那时候坐在火化炉前面等待捧骨灰的长凳前,抱着骨灰盒,仰头看着小小的窗外的天空,想着我对死亡的看法,天很蓝很蓝,或许至亲就融化在那片蓝天之中。

我觉得brian和sharon的决定并不算错,救charles种种,可是,他们把所有的希望和生活重心全部放在这种战役之中,甚至不惜创造出另外一个生命参与这场无底的战役之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至亲至爱赢过这场无底的战役,我并不能指责他们是不是做错了,我只是觉得他们未免太过残忍,不惜以伤害和分裂整个家庭和生活作为代价。文下面有评论说放弃治疗,可是我们的天性做不到的,我们都贪恋那一丝机会,不到最后不放手。

现实里的许多charles们都是等不到这样的机会就已经死去,这里也会有许多个logan,erik,brian,sharon,可是他们没有这样的幸运,而我曾经也属于他们的一员。
奶奶从确诊到去世只有十六个月,现实里应该更短,我选择遗忘,遗忘只有几个月的事实,这样不会太过痛苦,太太笔下的这一家人或许都是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对抗这一切。

一方面我希望太太笔下的charles能够活下来,可是内心深处我却知道不可能的,太太写你想写的吧

评论(11)
热度(12)

© 水仙已乘鲤鱼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