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水仙已乘鲤鱼去

[X-Men][Alien: Covenant][EC][DWC] God's Creation 1

葆蘿小姐:

沒糧吃只能自割大腿肉了!被說沉迷遊戲很不好,所以我來燉肉了!

本文的CP,額,有點多,讓我以下行細數一下

David/Charles,Walter/Charles,David/Walter,David/Walter/Charles

嗯好,應該沒有漏掉了的

欸不對,還有Erik/Charles,我竟然忘了元老配對!

本來是想以DoFP當本文的背景,但是1973年無法符合能夠創造出David和Walter的科技感,所以就當成是AU/crossover來看吧。

可能會有Alien: Covenant雷,還沒看過電影的請慎點!

有CP潔癖的也請慎點!潔癖是作者最缺乏的東西

另外,本文不像我以前的作品,一切都是充滿希望的

它有一定程度的黑暗,而這完全是拜David所賜

 以下正文:

 

 

 

事情始於Charles的一句「我要一個僕人,Hank。」

 

Hank放下注射器,立刻拿起電腦準備發送徵人廣告,在完成教授的願望上他覺得自己該死的太過言聽計從,但這次Charles以驚人的力道與速度按住了他的手臂。

 

「不,不是一個真正的人。」Charles喘著氣說,過度的酒精攝取讓他瞳孔放大而混濁。「我要一個生化人,否則你太辛苦了,Hank。」

 

Hank遲疑的望著Charles堅定的眼神。

 

「我從沒有做過生化人。」他說。「這必須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如果我把時間花在研究如何讓你既能走路又保有變種能力,說不定會更有效率。」

 

Charles神經質的笑了起來。

 

「我指的是你可以從Weyland買一個來,」他笑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他們最近開發了一款生化人,叫做David,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然後,你再從這個基礎上去做改造。」

 

Hank皺起眉頭。「那款David還沒有開賣。」

 

「的確還沒有,」Charles漫不在乎的說:「但這世上沒有錢買不到的商品,Hank。」

 

Hank在Charles殷切又瘋狂的神情之中吞下了「這可能會出問題」的反對。他的確花了太多時間照顧Charles,實驗的進度總是荒廢數日;而有的時候,Charles的狀況糟的甚至會傷害到他,如果有一個生化人能做這份工作,Hank肯定會輕鬆很多。

 

更何況,如果David有哪些不足的地方,他還可以改造它,不是嗎?

 

「買一個來不是問題,Charles,」Hank說,「但你能──振作一點嗎?把自己整理好,至少?」

 

「你在跟我談條件?」Charles挑起眉質問道。

 

「把這個當成是一個請求吧。」Hank誠懇的說,「David可以照顧你的生活起居,但你得『願意』讓他照顧你才行。」

 

Charles目光如炬的看了他好一會兒,Hank從來沒對Charles說過這麼接近指責的話,緊張的背上都出了層汗。幸好Charles沒多久就鬆開眉頭,舉起右手遮住雙眼,順勢在自己臉上抹了一把。

 

「我答應你。」Charles有些惆悵的說,「我會收斂些的。」

 

 

***

 

 

Charles的承諾如此廉價,只能撐到他們一起拆開David的包裝那一刻。Hank早該料到的。

 

「這是什麼?」Charles怒氣沖沖的說。

 

他一把抓起腳邊的酒瓶,朝著未開機而顯得死氣沉沉的David揮舞。他的腳邊從來不缺酒瓶,這是Hank曾經立誓要處理,但一直沒有開始的問題。他嘆了口氣,取走了Charles手裡的兇器。

 

「Weyland敢跟我開這種玩笑!」Charles還在大呼小叫,像極了一個失控的酒鬼。「我要把他們的股份全部買下來!」

 

「我可以改造他的臉。」Hank冷靜的說。「如果你不喜歡的話。」

 

他們一起看向David──那個新購入的生化人有著跟Erik一模一樣的臉孔,沉靜的躺在那兒,看起來就像睡著了一樣放鬆,嘴角有一道若有似無的微笑,堪稱祥和,只可惜任誰看到這張臉,都會忍不住想起萬磁王曾經對Charles、變種人、還有這個世界做過的事。

 

Hank伸手拖住重的不可思議的紙箱,打算帶回自己的實驗室,Charles忽然拉住他。

 

「不,等等。」Charles說,「不要改造了。」

 

「但是──」Hank指著David,吞吞吐吐的說:「這個、這張臉──」

 

「我就要他帶著這張臉。」Charles說的有些咬牙切齒。「我要他服侍我。」

 

Hank沒辦法違抗Charles,他就是沒辦法。就像一直以來他既擔心Charles的自我放縱,卻又不能阻止他一樣。

 

於是他的回答是蹲下,沉默的幫Charles除去了David的外包裝。他知道Charles對Erik的恨,或愛,或是他不想深入探討的強烈情感。他撕除了塑膠袋,撥開David身上的防撞保麗龍方塊,按照說明書上寫的接上電線。Charles躁動的在他身旁走來走去,看來又想要些鎮靜劑了。

 

「你還要多久?」Charles砰的一聲將酒杯用力放在桌上。

 

「就快了。」

 

Hank接上最後一條線路,看著萬磁王的臉以橫眉豎目以外的表情示人,其實挺有趣的。他拍拍David的臉頰,皮膚的觸感和真實的人一樣,柔軟、富有彈性。

 

「我想已經好了。」Hank說,他再度看看說明書。「那個──在啟動它之前,我想有些事我們必須知道。」

 

「比方說什麼?」Charles不耐煩的問。

 

「如何關掉它。」

 

Charles停下晃動的身軀,歪頭看著Hank。

 

「我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

 

「因為David還是個試驗品。」Hank說,他低頭閱讀了一會兒說明書,「嗯──喊他的名字並加上生日快樂,會啟動它。喊farewell再加上它的名字,可以關閉它。」

 

「真人性化。」Charles似乎被逗樂了。

 

「如果這些都不管用,你依然可以嘗試最原始的方法──拔掉它的電源線。」Hank繼續念道。

 

Charles皺起眉頭。「這倒是挺野蠻的。」

 

「也許我們現在就能試試?」Hank放下說明書,頗感興趣的說。他一向喜歡新科技,就算這科技有著萬磁王的臉也一樣。「啟動它吧,Charles。」

 

「好吧,」Charles說,他後退了幾步,顯得有些緊張和興奮。「David,生日快樂。」

 

他們聽到了一些細小的機械運轉聲在David的身軀各處,用一種彷彿會鑽進神經裡的微響在使這個生化人「活」過來。Charles和Hank轉動眼珠互看,David的脖子忽然僵硬地扭了一下,碰撞到它四周的保麗龍塊。他們兩人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

 

David緩慢睜開雙眼,連眼珠都跟Erik一樣是灰綠色的,這令人有點不舒服。Hank偷空覷著Charles,後者似乎已經完全忘記自己在做什麼了,微張著嘴觀賞David開機的過程。

 

David從紙箱裡坐了起來,流暢的轉動眼珠和脖子看向Charles和Hank,帶著一個友好的微笑。

 

「哇。」Hank說。「真美。」

 

「父親。」David開口叫道。

 

Hank愣住了,而Charles大笑了起來。

 

「我的天,」Charles邊笑邊拭淚,「這有點恐怖,不是嗎?被Erik叫父親。」

 

David好奇的看著他們,視線輪流在Charles和Hank的臉上掃過。「Erik是誰?」它禮貌的問。

 

「噢不,不不不。」Charles搖頭說,「抱歉,我無意喊你那個名字,你是David,當然了。」

 

「是的,父親。」David微笑著說。

 

「嘿,我不是你父親。」Charles駁斥道,這下換Hank笑了。

 

「人類創造我,我的初始程式設計裡是喊你們父親。」David說,「你也可以要我喊別的,主人?」

 

「我是Charles,他是Hank。」Charles有些兇巴巴的說。「叫名字,知道嗎?」

 

「好的,Charles。」David點頭道。

 

它用非常人類的動作從紙箱裡站起來,走到窗邊,抬起驚嘆的眼神望著玻璃外的草坪和樹木。

 

「你的工作是照顧Charles。」Hank在它背後說。

 

「不准你用照顧這個字,Hank。」Charles強人所難的說。「是協助,David,你的工作是協助我。Hank會先教你所有必須注意的事情。」

 

「好的,Charles。」David仍舊望著窗外。

 

夕陽灑在它的頭髮上,像一大片令人無法直視的閃耀黃金。Hank對顯然也看到這幕的Charles說:「並不那麼像,對嗎?」

 

「完全不同。」Charles讚嘆的說,「金髮,看起來溫順多了。」

 

 

***

 

 

三天的時間,讓Hank認同購入David是個正確的選擇。

 

Charles有了新的目標和打發時間的對象,David內建了很多功能,其中包括下棋,它和Charles可以一整天都坐在房間裡,這讓Hank多了非常多時間泡在實驗室。此外,David能夠精準的在時間到時給Charles打血清,不多不少,即使Charles用發怒和哀求各種情緒威脅,它都不受影響。就這點上來說,它可比Hank有效率的多。

 

David是如此的像人類,它會哭會笑,甚至在它忽然看見意料之外的事物時,會表現出驚嚇的模樣。使的Hank和Charles都自然而然的將它當成了一個人口。一直到這天晚上,他們坐在餐桌前享用煎牛排和紅酒,Hank才突然覺得這是個不得不說出口的問題。

 

「David,你為什麼在吃東西呢?」Hank說。

 

Charles轉過頭來看著他,Hank有點不安,他感覺得出來Charles在刻意無視David並不是個真正的人。Charles是如此孤單,而Hank正在剝奪他找尋同伴的努力。

 

「我是說,你吃了也不會長高,不是嗎?」Hank盡量用輕鬆幽默的方式說,但顯然這個嘗試失敗了。

 

「我被設計成這樣,是因為人類在跟同類互動時會比較心安。」David微笑著回答:「如果我不參與晚餐,就會讓這個前提失去意義。」

 

「Weyland真的把你做成我們的同伴,不是嗎?」Charles愉悅的說,舉起酒杯。「敬Weyland。」

 

不,我並不覺得這樣會比較安心。Hank吞嚥下了這句話。他隨著Charles舉起酒杯,微笑著與另外兩人對碰。

 

 

***

 

 

Charles今晚的心情很好,事實上,他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他晚餐喝多了,從餐桌邊站起時幾乎無法平衡自己的身體,David立刻靠了過來,撈起他的右臂提供支撐。Charles唱著某些自己也不太理解的旋律,在David的攙扶之下搖搖晃晃的回到房間。

 

他一頭栽在床上,想就此進入夢鄉,多少個夜晚他都是這樣睡著的。但他被一股大力翻過來並扶著坐起。Charles不甚滿意的看著David蹲下,捉著他的小腿替他除去毛茸茸的拖鞋。

 

「看在上帝的份上,」Charles抱怨道。「我想睡覺。」

 

「一下子就好。」David像哄小孩般說,他抬起那雙看起來最沒有靈魂的眼珠,微笑著道:「待會我還得替你注射血清。」

 

Charles張口還想說什麼,但想到若沒有血清的幫助,他也別想睡個好覺,於是還是悻悻然的閉嘴了。David站起身,拿出鑰匙打開Charles的床頭櫃,取出一個針筒。

 

「看,多貼心。」Charles挖苦的說。「你們還把我的櫃子上了鎖。」

 

「Hank希望能控制好你的使用量,Charles。」David耐心的說著Charles早就知道的解釋。

 

「是,Daddy。」Charles諷刺的說。

 

David轉過頭來,困惑的凝視Charles。

 

「你說什麼?父親。」

 

「喔,我要你別叫我那個!」Charles無奈的說,「我剛剛只是──算了。」

 

他讓David扶著自己躺下,靠在龐大柔軟的枕頭上好稍微墊高自己的上半身,David握住他的左臂,迅速的替他打了血清。Charles深呼吸,感受那心理大於生理的放鬆,David拿出酒精替針筒消毒。

 

「剛剛你哼的那個,」David用輕快的語調說,「那是什麼歌?」

 

「什麼?」Charles有些迷茫的問。

 

「你上樓的時候,似乎在哼著某首歌的旋律。」

 

「喔──」Charles回答,「那個啊,我想不是什麼歌,只是個愚蠢的創作。」

 

「創作?」David頗感興趣的說。

 

「嗯,不是既有的。」Charles說,他的眼皮越來越沈重。「我──創造出來的。」

 

「就像人類創造我一樣?」David搜索著詞彙說,「無中生有?」

 

「嗯?可以算是吧──」

 

「你覺得我能創造嗎?Charles。」

 

Charles笑了,他已經完全無法睜開雙眼。

 

「你得先有很多──很大量的──練習──」

 

David坐在床沿觀察Charles逐漸睡著的過程,過了幾分鐘,它替Charles掖好被子。抽出放在他身下的墊枕,將他的身體穩穩的平放在床上。

 

「晚安,父親。」David說。他伸手輕撫Charles的左眉。

 

 

***

 

 

Charles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中午了。

 

「David?」

 

David出現在他的房門口,幾乎是立即的。生化人走向他的床沿,扶著他坐起身。

 

「昨晚睡的好嗎?」David殷切微笑著問:「Charles?」

 

Charles花了點時間才成功定義「睡的好」,然後說:「很久沒睡這麼好了。」

 

「我扶你去洗澡。」David接著說。「你身上有隔夜的酒精味。」


簡直不能稱之為肉的小渣渣,只是為了防止被屏蔽

或是來AO3看完整版


TBC.


如何啟動和關掉David是我自創的,因為我到處都找不到相關的設定=3=

明明只想寫個PWP,為何連個車尾燈都沒看見啊?!

到這裡居然已經6000字,泥馬的

就是莫名覺得David的陰險要用很長的篇幅才能表現出來,所以我以前才一直沒寫這個AU

啊啊啊一切都只是為了吃個DWC肉而已

會有Walter的我保證!!!

Charles會被好好「照顧」的我也保證!!!

你們知道我的燉肉保證從來不食言的

另外再讓我宣傳一下胖丁查新刊吧XDDD


评论
热度(164)
  1. 水仙已乘鲤鱼去葆蘿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仙已乘鲤鱼去葆蘿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 水仙已乘鲤鱼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