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水仙已乘鲤鱼去

溃伤-58(FRF、AU、黑化、OOC)

路痴加小白:

58


 


******


 


2010年11月15日,12:31,纽约。


 


“为什么要装在Mars房间里?”Lisa呲溜呲溜地吸着可乐:“针孔摄像头可不便宜,要是我就装在男更衣室里面,那边有看头多了。”


 


“我要把那家伙的毛屁股拍下来……”Ella拧着身子把摄像头固定在排风口:“放到哲♂学网站(注1)上去。”


 


诡异的噗嗤声让Ella扭过头来看向这位在漫展上认识的新朋友:Lisa一口可乐没咽对地方,被呛得鼻子冒泡。


 


终于在乱糟糟的房间里翻到了纸巾,Lisa摁着鼻子又咳又笑,眼泪都下来了:“你这得是多恨Mars啊?”


 


“他把我的《侦探漫画》第76期拿去垫了锅底!还说赔我十刀不用退钱!(注2)”Ella想起来就气,恨不得把整个房间全部装上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地拍光那头熊,让他在特殊领域好好出出名。(注2)


 


“噗……不,我是说默哀,不过你这纪念生日的方式真得改改。”Lisa把擤鼻涕的纸抛进垃圾桶里:“免得到处都是你的纪念品,连张同人报纸都舍不得丢。”


 


“那是特刊的衍生品,买得不够多的人,店主还不给呢。”Ella理直气壮地反驳她,也不怕人听见——再说了,今天暂停营业,拳击馆里连个执勤守店面的人都没有,正方便她干好事。


 


Lisa懒得跟她辩论毫无意义的问题,叼回吸管,继续监工加套话。


 


“我还没问过你跟Mars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根本就不想认识那混蛋!”Ella用力紧螺丝,顺带噼里啪啦地列举那个熊男邻居的恶行:说起来都是些琐碎小事,但是放到那家伙身上却能把人活活气死。


 


“所以说,你是Mars的女朋友?”


 


念叨了十多分钟,Lisa一句话却差点没让Ella闪着腰,又是连串的辩驳加控诉。


 


喂喂,认真的?这姐们儿还真把Mars当成普通人了嘛?反过来说,要是Mars真讨厌Ella,别说同意她在自家大本营开卡健身,Ella根本连这个街区都进不来,更不可能在Mars家隔壁活得那么滋润,甚至认定了以凶暴跋扈闻名道上的“Bear”就是个偶尔在拳击馆打小时工的货车司机(天啊,Mars是给这姑娘下了迷药还是做了电疗洗脑?)。


 


Lisa迅速得到了正确的结论,却还得接着听Ella跟她抱怨那个“讨厌的老男人”,忍笑忍得肚子痛。


 


“你说把拍到的照片拿去投到黑帮归类里面怎么样?”闲聊间,Ella把针孔相机装好了,布线也伪装得很完美,最后确认一下,满意的从椅子上跳下来。


 


“也成啊,但你刚不是说打算投稿哲♂学组嘛?”Lisa把可乐杯子扔进垃圾桶,面上不露半点异样。


 


“拜托,喜欢黑帮的人比喜欢基佬摔跤的人多很多好吧?”Ella停了下,又气鼓鼓地推翻了这想法:“算了,投稿黑帮得又帅又酷,那头熊除了纹身,全身上下就跟‘帅’这词沾不上边。”


 


拍不到才是重点,在那个小机械拍录下Mars处理事务或是脱光光之前,它肯定会被“不小心弄坏排风口滤网的保洁人员”发现的。Lisa心里头跟正在仔细消除痕迹的Ella说了声抱歉,决定在圣诞节送对方一本更有收藏价值的漫画。


 


“你晚上有事嘛?”


 


两个女孩儿边收拾边聊,从拳击馆里的帅哥哪个更像同志聊到一起在追的同人文,Lisa突然问了句。


 


“你想今天就去试试Grace餐厅?”Ella把漏在角落的一小段扎线捡起来装进袋子:“现在肯定来不及订餐了,从他家上了《米其林指南》,每次去都得提前预约。”


 


“米其林?”Lisa笑得像是牙疼,下一瞬马上恢复正常:“别管那个了,晚上在上城7区有个派对,拳馆里很多人都会去。”


 


“Archer也在?”


 


“当然,他……”Lisa下意识地答了才发现Ella一脸促狭地看她,翻了个白眼,把邀请函拿出来:“你可以跟我……”


 


不巧的,Ella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Ella妈妈打来的电话,Lisa一边听女孩儿烦躁地跟母亲解释自己没再被坏家伙纠缠不清,一边把叼在嘴里的吸管咬得扁扁的,吸不上气,再换个方向咬,塑料管子没几下就被尖利的犬齿磨得失了本形。


 


“你刚刚说什么?”应付完自家老妈,Ella有些不好意思地冲耐心等她的女伴做个了鬼脸。


                                                                     


“我是说‘你可以办张那家店的会员卡,这样就能跟我一起进去玩儿了’。”Lisa看着女孩的眼睛说俏皮话:“美型熟男看到饱,还有帅哥同志跟模特。”


 


“才不要咧,我是‘第二天要上班就不出门主义者’。”Ella嫌弃她道:“你明天又没有轮班?”


 


“当然,我的工作比你想的轻松多了。”


 


“我没别的意思,但是家政公司的话,不是应该很忙么?”Ella有些纳闷,虽然对服务行业不了解,但Lisa的工作时间也太不固定了些。


 


“因为我们是特殊的嘛。”


 


“说实在的,你也太闲了,感觉……”话没说完,电话又响了,Ella看了眼来电显示,无奈得塌了肩膀,一边接电话,一边朝Lisa做了个“还是我妈”的口型。


 


担心独生女过得不好,Ella母亲上一通电话还在提醒她提防坏人,这通电话又说等学术会议结束就来纽约陪女儿。


 


等Ella挂掉电话,揶揄几句,两个姑娘便分了手,Ella要赶在母亲到访之前把公寓收拾干净,Lisa要去下城soho区淘一身晚上穿的衣服。


 


目送Ella驶离,Lisa才去另一头取车。


 


这条小路建在背街,以前总有人跑来涂鸦,拿油漆盖了一次两次三次,商户们也懒得再管,涂鸦一层压一层,后来Mars盘下了拳击馆,墙上的图案就没再变动过了,有一个巨大的“Just do it”逗留在了最显眼的位置,黑底衬着玉米黄,字母O是个骷髅头,画工还不错。


 


她脚步轻盈地走着,巷子被高墙遮了大半边天,尽管阳光不好,却依然色彩斑斓。


 


******


 


Reese进了办公室,把带回来的纸袋放到茶几上,在Finch他们右侧的单人沙发上落了座。女性化妆师往他这个方向扫了一眼,把搭在Finch胸前的左手放下来,从旁边的箱子里拣了盒散粉,跟笔刷一起拿出来。


 


有他在,女化妆师没有再磨蹭,没多会儿便完成了工作,离开了办公室。


 


“如何?”Finch目送化妆师关上门,侧过脸问爱人。


 


“很酷。”Reese实话实说:银灰色的西装和深黑衬衫,腰线收得很好,还换了隐形眼镜,一下子就跟平时文绉绉的形象完全不同了。


 


像是不习惯被套上这种年轻化的词,Finch抬手推眼镜,却摸了个空,便捏捏眉心掩饰过去。


 


“不习惯就换回来吧。”Reese笑着把放桌上的眼镜盒打开,取出眼镜擦拭。


 


“不必了。”Finch起身回到办公桌前:“东西已经送到了?”


 


“当然,你真该看看那家伙收到一整套订制西装时的表情。”Reese想到Mars满脸的苦相就笑得直抽抽。


 


怪他咯?提议的是他,出钱还让他送货上门的可是Finch,终于让那头常年T恤牛仔裤机车服的熊也感受一下来自“Boss”的关爱了——只有他一个人被要求天天西装革履多不公平。


 


“可以想象。”Finch打开一份没看完的文件。


 


聚会没规定时间,但帮里人大多是夜猫子,越晚越热闹,这会儿还算下午,过去嫌早。见爱人没有马上动身的意思,Reese便拿了罐苏打水坐回来边喝边等。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说真的,可怜可怜你的两个秘书吧。”Reese隔着大半个办公室,把空瓶子准确地抛进靠落地窗的垃圾桶里。


 


Finch正好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抬起头来。


 


这间办公室的设计很特殊,隔开里外间的是一道防弹的反光玻璃,要是有什么人想进来,不等进到里间就能看个清楚,硬闯更是行不通,别的不说,两位秘书小姐都是自带持枪证的,而且Finch办公桌第一格抽屉还随时放着把满弹的IMF战斗手枪——好吧,自家的总裁跟别人家的总裁有点不一样。


 


偏不碰巧,年轻一些的秘书小姐在偷偷补妆,完全不知道里面的二人正看着她。


 


Finch微微蹙眉。


 


“别这样。”Reese失笑:“她俩一个今晚有约会,一个得去前夫那边接孩子。”


 


“何以见得?”Finch问他。


 


“左边这位今天擦了粉色的指甲油,头发大概是午休时候才护理过的,穿着颜色鲜艳的高跟鞋,职装底下的衬衫有蕾丝边,还冒死在你不注意的时候补妆,我估计她已经快迟到了。”Reese又看向右边的秘书:“她就简单了,从四十分钟前起,每几分钟就会拨打同一个号码,而且每次都提到‘Tommy’。”


 


听他分析完,Finch又问:“你会读唇语?”


 


“再不用就快忘光了。”Reese撇嘴,顺手把一份放在桌子最边上的赛洛特Ⅲ期临床测试第一阶段报告递给Finch。


 


把按顺序排好的文件拿给外间的两位秘书,吩咐几句,两人便从专用电梯下楼去,Finch简单地介绍了药物从研发到上市的流程。


 


“你连参加临床测试的人员筛选都要亲力亲为么?”Reese有些咋舌。


 


“自己公司的事情,自己掌握。”Finch示意Reese戴上新手套:“此外,药物也不同于普通商品,任何一点差池,产生的后果都是难以预料的。”


 


“Tao经常说的那句中国谚语是什么来着?‘是药三分毒’?”Reese看着Finch的眼睛,把手展示给对方看。


 


“每种新药都可能存在副作用。”Finch为他调整了皮带的松紧:“所以才会有免责声明,还有保险。”


 


“真可怕,方便说说维尔塔宁的主打产品么?以后我去药店的时候一定注意避开它们。”Reese懒懒地靠着电梯栏杆。


 


“所以才说‘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掌握’。”Finch在站没站相的家伙腰上拍了一把让他站直:“没有人能一生无灾无病。”


 


“即便是你?”


 


“真抱歉,鄙人也是人类。”


 


Reese嗤地一声笑开,跟在Finch身后走出电梯。


 


******


 


运气不好,刚上楼来就撞上了Lisa和Archer。


 


走道上灯光比楼下要亮,还没等眼睛完全适应过来,Lisa就跟颗子弹似的扎进Reese怀里了。


 


“你不带我进去,John带我进去!”Lisa勾住Reese手弯冲男友嚷嚷。


 


“快别胡闹了!”吵归吵,Archer还没气得丢了脑子,先发现比Reese慢一步上来的Finch,赶紧把Lisa拽到自己身边,又拉了一把差点被她甩掉的外套。


 


Lisa这才看到了Finch,跟着Archer唤了声“Mr.Finch”,不甘心地偷偷跟男友扭劲,想把对方给自己盖身上的外套扒下来。


 


小丫头身材不错啊。尽管Archer遮得快,Reese还是瞥到了男士外套底下的低胸小礼服,也把事情看了个大概:多半是Lisa缠着当岗的Archer,想混进高层的包房里去探消息。


 


这姑娘对“Eagle”有非同寻常的兴趣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小时候还能说是天真,长成大姑娘还这么执着就有点不成体统了,也是Mars觉得好玩,罩着她才没吃大亏。


 


“Lisa。”


 


被Mr.Finch点到名,Lisa下意识地站直。


 


“去楼下把我带的酒送上来,还要两盘干果。”


 


得到许可的丫头立马把外套摔回给男友, Archer根本没法拦着,只得提着衣服,眼巴巴地看她踩着高跟鞋冲下楼去。


 


“真是个孩子。”Reese拍拍Archer肩膀,宽慰道。无怪这大男孩害怕自己女友羊入虎口,实在是Mr.Finch花名在外,尽管因为Pierce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也仍叫人放心不下。


 


“确实。”Finch应他:“Archer,你去帮帮她。”


 


Archer感激地冲Reese点点头,忙追下楼去。


 


“坏人的戏份都被你演完了。”Reese偏偏脑袋示意:“你想让这小丫头帮你忙?”


 


Finch没否认。


 


Reese失笑,是他先起的头,说Mars绝对不会为了穿正装剃掉宝贝胡子,Finch却不这么想,两人辩了一路,最后干脆赌上了。


 


总而言之,Mars那满脸的络腮胡能保过今晚十二点,他就能从Finch手上赢一千块,前提是Finch不能以命令形式要求Mars执行——以那头熊只执行不发问的直脑子,他怀疑只要是“Eagle”发话,别说是刮掉胡子,就是在这天气里头跳海里游一圈也是干得出来的。


 


顺带一提,Finch忘了规定他不能阻止Mars自己或者其它会对胡子下手的人,而作为Finch的保镖,今晚他会一直待在高层这边,他要开车,根本不会沾酒,胜率简直就是100%。


 


“太早下结论并不是个好习惯,Mr.Reese。”Finch嘴角藏了点淡笑:“离游戏结束还有四个小时。”


 


******


 


Fusco看Lee把盘子边上残余的一点酱汁刮起来吃掉,喝了一口柠檬水。(注3)


 


“比妈妈做的饭好吃一百倍!”儿子夸张的称赞让他眼角泛起了笑纹。


 


“当然,这里可是上了米其林榜单的!记得不能让她知道我们俩在不是特殊日子的时间上这儿吃饭。”Fusco为儿子擦掉嘴角的残余:“她会发火的。”


 


他的好小子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前妻有事要跟人出城几天,正好孩子的外婆也不在市内,这才让他在探视日之外还有机会跟儿子相处。Fusco一接到电话就马上跟头儿请了假,就算挨削扣工资也顾不上了。


 


Grace餐厅的口碑是块硬牌子,特聘的厨师,服务周到的侍者,丰富的菜品和酒类,食材绝对新鲜安全,就连赠送给女客或儿童的小甜点都毫不马虎,价格还很亲民。


 


唯一的问题……


 


察觉到不善的视线,Fusco凝了笑容,埋下头吃自己的意面:餐厅领班看他的眼神里头几乎写着“条子与宠物禁止进入”。


 


看样子,这家餐厅跟黑帮有关的传闻八成是真的。Fusco在心里头叹气,尽管很遗憾,但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John来了么?”


 


“亲爱的小小姐,刚刚我就告诉过你‘John Reese已经换了工作,不在餐厅供职了’。”


 


“他会回来么?”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本打算老老实实地吃完饭就走,这番对话却引起了Fusco的好奇,他瞟了一眼那个方向,跟领班说话的是个小姑娘,连帽衫赃得看不出颜色的,头发胡乱地散着,很明显不是顾客。


 


小姑娘最多十岁,到这种地方来却没有监护人跟着,实在很可疑。Fusco想着最近的几起儿童失踪案,职业习惯让他不自觉地观察起对方来。


 


然而,女孩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立即侧过脸,把帽檐往下拉了拉,往几个刚进来的顾客身后一钻,转眼就不见了。


 


******


 


Quinn到的时候都是十点半了,一身商务装,说是一下飞机就赶了过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被已经醉了个七八分的Mars拉到身边坐下,陪场的姑娘们见风使舵地跟着起哄,围上来缠着灌酒。


 


想推掉?门都没有,Mars抓着麦克风吼得连包房外头都听得见:“少他妈装!隔壁全是不喝酒的娘娘腔,你非要来找老子,你他妈就是爱老子!赶紧喝!!”


 


姑娘们一拥而上,Quinn连喝了十多杯,又被Mars勾住脖子拖到台子上,非要一起唱《Hound Dog》(注4),Quinn勉强嚎了两嗓子,就连站都站不住了,跟只死鼹鼠似的被Mars箍粗手臂里。


 


看得出Quinn确实是旅途劳顿还没修整好就过来的,估计晚饭也没怎么吃,一轮纯酒喝得急,Mars勒着脖子不撒手,眼见着脸皮跟嘴唇就有些发白了。


 


人都已经这样了,Lisa还非要找东西灌第二轮酒,刚有人提议去厨房要漏斗,没等“老好人”拦着,小丫头就从沙发背上跳下来跑出去了。


 


她刚走,有人便在柜子里头翻出个足有半米的细长花瓶出来,一群醉鬼又笑又叫,嚷嚷着要把酒全部倒里头,等Lisa回来了就下手开灌。Quinn急忙讨饶,偏偏Mars酒疯正上头,他越挣扎,这粗壮男人勒得越紧。


 


再喝一轮大概也是醉不死的,倒是Mars再不撒手就得出人命了,本来被要求穿西装让这家伙憋屈得不行,姑娘小子们又都喜欢缠他,闹着他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手上就更没个轻重。Finch笑,喝完手上的威士忌,叫Reese上去解围,又差使两个姑娘去让厨房加送几份热宵夜上来。


 


Reese劝着话,把Mars铁钳似的胳膊掰开,Quinn这才算得了救,毫无形象地扑到Finch身边去,Mars从桌上跨过来就要伸手抓人,Finch拿了杯酒塞给他,这头熊使劲挤了挤醉眼,看清楚了,才算作罢。


 


“粗鲁惯了。”Finch轻描淡写地批评,Quinn被勒狠了,一时间发不出声来,Finch笑着让旁边的姑娘倒了杯柠檬苏打给他。


 


没多会儿,四大盘食物送了上来,还有罗宋汤,疯玩到现在正是饿的时候,姑娘们自发地把食物按份分好,先拿给四位高层,才轮到其他人。


 


Reese咬了口热乎乎的牛肉披萨,见Finch还在浅酌,拿眼神问了下,对方扫视吃得不亦乐乎的众人一圈,才从大盘里取了个玉米薄饼,夹生菜和烤火鸡肉,没加酱汁。


 


即便自己和Mars就在身边,过生日的“谨慎先生”却还是没有彻底放松下来,选的都是确认其他人吃了没事的安全食物。发现这一点让Reese略感好笑。


 


吃到一半,才猛地想起什么似的,Quinn让人把他带来的箱子递进去,Reese站外围,就擦干净手代劳了。   


 


“Logan来不了,托我带给你的。”Quinn打开密码锁,从里面取出一个系着棕色绸带的天蓝色扁盒子拿给Finch。


 


拆开包装,里面是一条暗紫色的领带,缀着浅蓝的波点花纹,确实像件年轻人会选的礼物——也仅限于像而已。


 


“选得不错,晚点我打电话给他。”Finch笑了笑,把盒子拿给Reese收起来。


 


这小插曲让Lisa跟旁边的姑娘嘀咕起来,她喝多了,说话不免有些大声,正好点的歌刚放完,一句“雨那么大,那男人还抱着花在外头等”的悄悄话说得众人都听到了。


 


“怎么可能有这么痴心的人?”Quinn嗤之以鼻。


 


“不认识,长得倒是挺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Lisa塞了满嘴的炸牡蛎,不打算再喝了——她还有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正事要干。


 


“是不是一个黑头发的英国人?”一位姑娘接了话:“我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他被拦到外头,还非说自己认识Mr.Finch,要守卫进来通报。”


 


这个场子今天不对外,就是帮里的人也得拿着邀请函才会放行,说句认识Finch就想闯进来?隔夜酒还没醒吧?自从跟Pierce的那点事公开之后,明里暗里想要亲近“二号魔王”的男人女人多了不少,没一个被看上的,徒增谈资罢了。


 


谁叫这男人哪怕撇掉“Mr.Finch”的名头也是个亿万富翁,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老话,绿色的富兰克林人人爱。Quinn在心里头暗嘲,拣了块蟹肉饼吃。


 


“那人叫什么?”Finch问插话的姑娘,把没吃完的玉米饼放回分餐盘里。


 


没想到自己多一句嘴竟惹得Finch追问起来,姑娘忙放下食物,规规矩矩地回答:“好像是叫‘Bark’还是“Buck”的?大概是‘Bark’?他说话英腔很重。”


 


“John,换Archer进来吃点东西,你下楼把这人接上来。”Finch抽了张湿巾边擦手边吩咐:“如果他是‘Benjamin Buck’的话。”


 


******


 


Benjamin Buck,前任战争之王的独子,现任“Egret”,其父跟Finch有多年的生意往来,尽管两人因为“工作性质”很少有机会碰面,却私交甚密。


 


这番介绍有多少是真实的,Reese搞不清楚,他只留意到Buck在贴面礼时偷吻Finch的脸,以及同样发现此事的Quinn眼神里的阴骘和猜疑。


 


    这人浑身都发散着轻浮味儿,却能把握住不让人生厌的尺度,露了一手小魔术,很快跟在场的人混熟了,还和Mars一起唱起了歌,抛媚眼的样子惹得姑娘们又笑又闹,夜宵也不吃了,码上一排烈酒杯,全倒满,十杯一局,嚷着非要把这浪荡子喝躺下打包带走不可。


 


这可好,三十杯纯酒喝下去,Buck还和没事人似的,吃了颗樱桃,舌头把梗绕成个桃心,拿给Finch看,整个人跟着就挨过去了,有人从后头把Mars推出来,Buck又来了兴致,拉住Mars拼了两局,第三局喝到一半,Mars咬着牙摆手,一言不发地推门出去——包房里的洗手间从一开始拼酒就被Quinn占了。


 


吐过了,Mars还迷糊着,跟没骨头似的挂在人身上,闷着不说话,Reese只得和Archer一起把Mars扛进隔间的空包房休息,留Lisa看着。回到大包房,Reese发现已换了歌目,一首《Auld Lang Syne》被Buck唱得柔肠百结,姑娘们听得正入神,“老好人”轻轻用手指在扶手上敲着节奏。(注5)


 


——We'll takea cup of kindness yet(我们举杯共饮)


 


歌声里,Finch侧脸看了过来,Reese以为有什么吩咐,便上前去附耳听候,而爱人看着他,最后,只碰了碰他撑在边上的手。


 


——For thesake of auld lang syne(为友谊地久天长)


 


Reese愣了一秒,点点头,若是别人看到,也只当他刚从Finch那儿听了什么命令,不会疑它,他直起身来,示意Archer留神着些,自己出了包房。


 


******


 


陪场的姑娘,穿着鲜艳招人的礼服,把白生生的胳膊贴到Finch身上娇嗔劝酒。


 


Mars跟“老好人”,随性地落座,和Finch同饮同食。


 


Quinn姗姗来迟,拿出“Pierce精心选的”礼物,仍博得Finch一笑。


 


久别重逢的生意伙伴,当众行了过于亲近的贴面礼,又趁着不备,把唇印上Finch的侧颊。


 


一点欢笑,一份苦,他不多言,浅笑着敬职敬责,任由自己像一卷封存在玻璃瓶中的情信,被放置在离Finch最近的地方,看对方与众人往来交际、逗笑玩乐,静静地等,待曲终人散,才被爱人再度品读。


 


而Finch无视Buck明目张胆的示好,避过众人目光,触碰他,在“鬣狗”的盯梢之下,这或许已是“Eagle”对一个保镖能表达出的亲密的极限,跟酒气、喧闹一起塞进胸口的那点闷,却就这么轻轻地散了。


 


Reese从内袋里拿出预备好的首饰盒子:里头是一对同款的男士对戒,看看时间,已来不及在生日当天送出去了。


 


“没机会送出去?”


 


“Mr.Buck。”Reese把盒子放回内袋,才转过身跟来人打招呼:他太出神,竟没有发现Buck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见Reese防备自己,Buck嗤笑一声,靠在水池边吸烟,被明亮的顶灯照着,疲态也现了出来。


 


虽然有些诧异Buck炒热了气氛又中途离场,但Reese不想和这人多话,径直尿完了,跟对方隔着一个水池位置洗手。


 


“给我看看你买了什么礼物。”Buck挪过来,朝Reese伸手。


 


“……”即便是熟人,也不该这样随意冒犯他人隐私,何况他们只是刚认识。Reese不作声地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男子。


 


“我猜是某个大众品牌的系列对戒?”Buck倒也没坚持,在水池里摁熄了烟,凑到镜前,用手指摁揉眼下因疲惫而显得松弛黯淡的皮肤。


 


“你打算向Finch求婚么?”在Reese避开自己前,Buck落了让前者驻足的问题。


 


“您醉了,Mr.Buck,我叫人送您回去。”Reese面上不露半点慌张,彬彬有礼地答他。


 


Buck突兀地笑了起来,酒精浸染的嗓音如同夜枭。


 


“失礼了。”Reese顿了几秒,把Buck的脸掰朝灯的方向,迎着光观察对方的瞳孔是否有收缩迹象。


 


“我没嗑药。”Buck又笑了几声,收敛了些,直视Reese的眼睛:“只是实在想象不出Finch在公开场合佩戴婚戒的样子。”


 


说着话,他戳了戳Reese藏戒指的内袋。


 


秘密计划了很久的事情被一个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人完全看透,Reese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对方来:在今天以前,他确实没有见过这张脸,但对方肯定暗中调查过自己,目的则不得而知。


 


“你想要什么?”对方把自己和Finch的关系挖出来,不可能毫无所图,再兜圈子只是浪费时间,还容易被进来如厕的人撞上,Reese索性直接挑明了问。


 


“别紧张。”Buck呵呵笑着,拿出一个钴蓝色的工艺烟盒来:“我不是‘狗’,犯不着连他和个保镖有染都咬住不放。”


 


“只是来道个别的。”他说着,递了根烟给Reese:“姑娘们说你声音好听,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来一起唱《JailhouseRock》吧。”


 


Reese没接,Buck也不以为意,冲他微微颔首,高声唱着走了出去。(注6)


 


——Numberforty-seven said to number three:(编号47的犯人给编号3号说:)


 


——You're thecutest jailbird I ever did see.(你是我所见过最可爱的囚犯。)


 


——I surewould be delighted with your company,(我相信你的陪伴会让我非常开心,)


 


——Come on anddo the jailhouse rock with me.(来吧,与我一起摇滚。)


 


不管是说话还是唱歌,Buck都没有半点口音。正要进包房,Reese突然意识到这一点,他回过头去,但走廊上已看不见Buck的踪影了。


 


 


注1:


哲♂学——即兄贵BL,比利海灵顿,森之妖精神马的。(不知道的童鞋还是尽量别好奇啦,你会打开一扇让你后悔的新世界大门的┑( ̄Д  ̄)┍)


 


注2:


《侦探漫画》第76期——1943年出版,属于早古漫,有一定收藏价值。


十刀——美漫的通常定价貌似是3.99?(酷爱美漫的基友给的参考意见)


 


注3:


Lee Fusco——到处都找不到Fusco儿子名字,查演职员表只发现这个名字跟Fusco一个姓,还没有图片,姑且当他就是豆豆儿子吧(如果有童鞋考据到了正确名字请告诉小白~我倒回来改)


 


注4:


《Hound Dog》——猫王的经典歌曲,很好听哦~~


 


注5:


《Auld LangSyne》(友谊地久天长)——电影《魂断蓝桥》主题曲。


 


注6:


Number forty-sevensaid to number three:


 


You're the cutestjailbird I ever did see.


 


I sure would bedelighted with your company,


 


Come on and do thejailhouse rock with me.


 


——这节唱词出自猫王经典歌曲《Jailhouse Rock》。








附图一张(这章Finch着装的参考图)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评论
热度(50)
  1. 水仙已乘鲤鱼去路痴加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仙已乘鲤鱼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