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水仙已乘鲤鱼去

悖悖论:

0:当我们讨论哲学101时,记住,这些玩意已经吵了几百几千年了,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care你怎么想


思想实验:如果有一种造物,物理构成与外在表现与人类一模一样,但他们的内在体验是幸福的?


尼采的永恒轮回说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是这意味着他要不断地再次被莎乐美拒绝,永远,永远。


如何当一个存在主义者:

1.读加缪和尼采的名言

2.用这些名言撩妹

3.对自己的孤独感到绝望


如何过上本真的生活:

1.把时间花在创造你真正信仰的东西上

2.投胎成一个富二代以能够做到第一条


什么是自由?

康德:保持理性

萨特:保持...

【盾铁/ALL铁】杏林情挑(医生AU,主盾铁ALL铁提及,护士盾X医生铁,ABO)NO.59

孤光残影:

59


(老丈人救女婿,喜闻乐见……啊,我又让叉叔来耍帅了!)


因二次爆炸而受伤的医护人员,被分别送进了三家大型医院的急诊中心,为此史塔克综合医院的急诊中心不得不将并不严重的急诊患者转院,以腾出人手和病房及手术室来进行抢救。

艾瑞克根本没功夫和托尼多费口舌,他只是象征性的拦了一下没有执照就要进手术室的托尼,然后就赶去另外一间手术室救人。外科部几乎所有主治及以上级别的大夫都被从床上叫了起来,急诊中心创伤手术室和住院部大楼外科手术室门口的灯全部亮起。

“烧伤面积达30%,其中Ⅲ度烧伤占一半,史塔克医生,我不建议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做...

2017读书小结(安利向)

红荨:

话说在前头,其实“书读得越多写作越轻松”这句话在我看来纯属放屁,因为书读得越多你只会越嫌弃自己写的东西。


1.《第一律法》

和杀与操之歌风格接近的低魔西方奇幻。人物塑造十分厉害,只有文字功底炉火纯青的作者才敢在群像里对人物性格玩加法,即对人物形象进行层次丰富的细腻雕琢。第一卷属于铺垫,可能会看得打瞌睡,从第二卷开始渐入佳境。里面罗根这个人物无论是名字还是设定都让人跳戏去狼叔。反套路、反类型,充斥着黑色幽默和吐槽。我看这个纯粹是因为马丁那个死胖子还不出冰火第六卷……还有就是翻译得太!好!了!屈大简直是我男神,如果长得帅一点就好了。


2.《我的天...

失眠书

给  @兮兮暮  的应援。
abo设定,没肉,不算甜,不算苦的ce二人世界里的日常。
失眠是一页翻不过去的书,一野离离雪花中的不归路,一夜半醒半梦寒冷彻骨,一叶单桨孤舟慢慢地成熟,曙光亮起前最后一遍倒数,融化的灵魂只好渐渐凝固,喧哗的笑脸照不见荒芜,好像生来从不曾对抗孤独,情不知所起,爱不知所踪,一边想逃跑,一边在索要,可惜黑夜,向来,没有路标。                    ...

给我鲨异形:契约应援啊啊啊 @LOFTER话题君

猎影人: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吃到的是什么味道。"电影带给生命的快乐与充实是如此实在,以致无数人流连于荧幕前后、沉醉于平行世界的一个个动人故事。2017年已经过半,下半年依旧有多部好电影被搬上荧幕。你最期待的是哪一部?


对电影上瘾,为兴趣应援!


活动阶段一:提名(6月8-11日)

即日起至6月11日24:00,本贴下留言评论2017年即将上映的你最期待的电影名,并喜欢或推荐本文,即视为提名成功。提名结束后,官方将综合评定筛选出前30部影片,进入投票环节。...

许愿

希望能够抽到我啊啊啊啊,虽然似乎不可能,如果我中,表示作为还愿6.18之前完坑并且加更甜番外 ,真的好想带麻麻去看异形:契约啊,求大佬翻牌啊啊啊啊@LOFTER话题君

写了篇改写童话的人鱼梗不造有人雷不雷人鱼梗里夹带生子,cp的话是有青年组,老年组的ce,he,be到时候看吧,估计是个be。
祭司和人鱼吧,具体改写什么童话到时候再说吧
@山海不可平  @兮兮暮 二位怎么看


啊 啊
心湖雨又风
啊 啊
心事一重重
只为等待这一天
只为等你展容颜
上天不给这份缘
仍苦苦相恋
日日盼呀盼呀伴浮萍
谁能怜我这份情
夜夜梦呀梦呀只为你
弱水只取一瓢饮
朝朝望呀望呀愁容添
相恋怎能不相怨
暮暮念呀念呀年华远
怪只怪那姻缘浅
岁岁愿呀愿呀缘未尽
期待春风绿湖心
年年痴呀痴呀湿衣襟
心已静却泪难停

记个脑洞

初听《相思》,莫名想到万磁王和x教授纠葛的一生,我不认为双方都是无罪或者一方坏一方圣母,借用我在某篇文评中看到的:有着读心的能力的人怎么可能天真懵懂无知,就算没有这种能力,常年的处事培养出来的察言观色的能力也应该是个老妖怪了吧。

昨晚前半夜看视频,看完没有立马睡,插了耳机听歌,刚巧随机放到《心湖雨又风》,这首歌的前奏不小心被我串进了其他的歌。可是听完马上睡着了。
“上天不给这份缘,仍苦苦相恋,
日日盼呀盼呀伴浮萍,谁能怜我这份情,
朝朝望呀望呀愁容添,相恋怎能不相怨,
暮暮念呀念呀年华远,怪只怪那姻缘浅,
年年痴呀痴呀湿衣襟,心已静却泪难停。”
歌词看似写的白素贞,其实大抵是给所有苦苦痴恋而无所得的人吧...

关于死亡我们能做些什么------送给红荨太太的长评

@红荨 ,送给红荨太太
红荨太太你好,冒昧的打扰你,关于你的那篇ec文,我想对太太你说,谢谢。
曾经我有一段时间活的就像太太笔下的erik一样,经常进出医院,只是不是白血病主角也不是自己,只是去探病。很多人不理解erik,包括太太您笔下的那一对父母。
每一次去探病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某一部分死掉了一点,哭不出来,很多时候环顾着和亲人同一个病房里的病人看见的都是死亡,时间长了我总觉得我会慢慢的死在某个角落,因为很清楚,不可逆的,也有活下来的,只是不会是自己的亲人。
我对死亡和葬礼是非常冷漠的,葬礼上所有的人在哭,我也哭不出来,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所有全部死在了病房里,到了最后就不哭了,疼到不能哭,哭不出来...

© 水仙已乘鲤鱼去 | Powered by LOFTER